首页 机构概况 国资信息 政府信息公开政策法规 国资监管 企业聚集 专题专栏 网上办公 互动交流
首页>>企业聚焦>>企业管理
 
 
陈东升谈三中全会:中国四大领域亟待改革
发布时间: 2017-05-12 来源: 《中国企业家》杂志  点击数: 8390
【文字显示:    】 保护视力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无障碍浏览
    《中国企业家》:2012年以来,除了经济上的问题,中国似乎出现了前所未有多的矛盾和新事物,让人有眼花缭乱之感。比如说像薄熙来案、曾成杰案这些影响比较大的案件。

  陈东升:中国的转型是双重转型,它既是开放中的国家,也是一个转型中的国家;有社会的转型,也有经济结构的转型。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问题,因为中国已经走到一个转型的阶段,所以过去好像没有这么多矛盾。解决这些矛盾,要靠改革积极引导。

  《中国企业家》 :很多人对十八届三中全会充满期待,从企业的角度上看,你认为哪些方面是最需要改革的?

  陈东升:中国企业面临着“四大高成本”的束缚??金融高成本、物流高成本、土地和房价高成本、庞大而低效的行政系统带来的高成本。金融管制以及垄断,使得中国的金融成本高企。中国的物流成本占总成本的20%,美国只有8%。飙涨的土地和房价,在不断地挤压着制造业的生存空间。这四个领域亟待改革。

  《中国企业家》:2013年8月,利率市场化改革,终于让中国的金融改革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作为中国第五大保险公司创始人,你怎么看待金融领域的改革。

  陈东升:经济崛起,必然伴随着金融崛起,然后才是自主创新和品牌的崛起。现在中国还处于经济崛起带来金融崛起的阶段。在不久前的一个金融高层论坛上,IMF副总裁朱民绘制了一个很有趣的地图,中国的人口、疆土、贸易、GDP都已经是世界级的,但是金融资产总量还不如香港。长期的管制和垄断经营,使得金融与中国经济的体量严重不符。在利率市场化改革之前,所有金融产品的定价都不是市场化的。金融领域绝大多数是国有大金融企业的职业经理人,他们同时是高级官员,金融家群体并没有崛起。这两个问题不解决,金融的崛起就是不存在的。

  金融崛起分为三个层面,首先是最基础的价格改革;第二个层面是包括利率、汇率、资本项、存款保险制度等核心制度改革;第三层面是金融监管放松,在控制核心指标的同时,让金融企业有更多的创新能力。有这三个层面的改革,金融繁荣的基础就奠定了,经济与国际接轨也奠定了,经过这一步改革中国才能真正成为市场经济国家。

  尽管金融改革才进行到第一个层面,但这个时代对金融的需求已经像一股洪流。人们有钱之后,既要消费又要投资,全民理财时代已经到来。最近10年以来,房地产、绿豆、大蒜、黄金、古玩都成为游资爆炒的对象,投资渠道的短缺是这些投机现象的诱因。2012年中国金融资产有140万亿人民币,存款有40万亿人民币,当这么多钱要寻找有收益的金融产品时,金融的创新时代也不远了。西方的金融创新就是把社会上的可收益资产,不断进行分类、切割、债券化、证券化、杠杆化??1份资产可以放大5倍到10倍,这样整个金融的总量就会有一个爆炸式的增长。

  大金融时代的到来也是消费时代的到来,也是中产阶级崛起的到来,这三个概念是相辅相成的。消费时代、全民理财时代到来,必然会聚集巨量金融资产,中国金融行业充满了令人遐想的未来。 

关闭窗口 | 打印文章
 
RSS订阅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隐私声明使用帮助版权信息网站管理信息维护
地址:宁波市国医街12号开明大厦 邮编:315000
网管邮箱:nbgz@ningbo.gov.cn 联系电话:0574-87189566
Copyright 宁波市国资委 NBSGZ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宁波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承办:宁波市国有资产管理协会
浙ICP备06040788号  浙江金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浙公网安备 33020302000191号